FANDOM


因應核四封存後的電力需求,經濟部能源局 祭出第一項節能措施,擬擴大要求電影院、速 食店等公共場所的夏季冷氣室溫不得低於攝氏 廿六度。消息一出,立刻招致許多民眾批評, 尤以電影院、KTV業者及消費者的反彈最為 強烈,痛批﹁官員腦筋秀逗﹂。 這些反應,說明多數民眾尚未意識到台灣﹁ 非核時代﹂的前期已經降臨,更未意識到民眾 在迎接這場﹁反核聖戰﹂勝利的同時,自己要 付出什麼樣的代價與作出什麼樣的準備。試想 ,在酷暑中,﹁廿六度﹂的冷氣室溫其實已經 是個很舒適的環境,若連這點都覺得無法接受 ,未來如何面對伴隨﹁非核﹂而來的漲價、限 電及開發新能源等連串挑戰。 走向﹁非核﹂家園絕不是無痛分娩,相反的 ,它必定帶來強烈而持久的陣痛期。政府既已

決定封存核四,且反核人士接下來的抗爭目標 ,是要求現有的核電廠也必須﹁提前除役﹂; 那麼,台灣因﹁非核﹂而留下的龐大電力缺口 ,政府和用電戶自不能不嚴正看待。 我們之所以稱眼前這幾年為﹁非核時代的前 期﹂,是因為一般民眾對於所謂的﹁核四封存 ﹂仍相當缺乏現實感;而且,政府預估台灣的 ﹁缺電期﹂,實際上要到二○一八年才發生。 亦即,在﹁缺電大爆發﹂之前,台灣仍有三、 四年的時間做好應有的準備,加速進行能源結 構的調整與改造,增加非核電力的供給;同時 ,全民要在生活中實踐﹁節能﹂的認知,才可 能度過非核的陣痛期。 事實上,從呼喊﹁反核﹂口號到實際進入﹁ 非核﹂生活,民眾最大的問題並不在忍受夏季 廿六度或廿八度的冷氣用電限制,也不只是要

面對電價的必然上揚;最大的問題是,無論我 們選擇什麼替代能源,都會有不同的代價要付 ,也會有不同的工作要做。不同的是,有些代 價你察覺得早,有些代價你支付得晚,有些代 價則是不論怎麼支付都彌補不了。 以最近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空氣汙染調查為 例,整體而言,台灣的空氣品質在亞洲四小龍 中敬陪末座;個別而言,台南市的懸浮微粒汙 染程度比惡名昭彰的中國大陸廣州還糟,就連 台北後花園花蓮的空氣品質都還不如東京。環 保團體為此指責政府衛生部門失職,未能妥善 為國民的健康把關,而相關官員竟然只是提醒 民眾要﹁減少出門﹂。空汙已成為台灣民眾感 染肺病的大患,衛福官員這種事不關己的消極 態度,令人難以忍受。 然而,如果追問台灣近年空氣品質惡化的原

因,除了工廠的廢氣排放之外,台灣因核電 發展受限導致火力發電比重急劇上升到七成 ,其中又以﹁燃煤﹂為大宗,這是台灣各城 市空氣懸浮微粒及碳排放增加的主因之一。 遺憾的是,在反對黨及反核人士高舉環保大 旗的時候,這個問題卻故意被略而不談;甚 至有人認為,為了確保非核,一點空氣汙染 是可以忍受或應該犧牲的事。 台灣的反核議題,在政治人物的反覆操弄 下,使得﹁核安﹂、﹁環保﹂與﹁道德﹂混 為一談,變得只有﹁目標﹂卻畫不出﹁路徑 ﹂,甚至被林義雄的禁食抗爭﹁神聖化﹂到 各界噤聲的地步,其危險正在於此:我們勾 勒樂園美景,卻說不出要如何走向那裡。民 進黨立委指控,在世衛組織的調查中,台灣 的空染指數高達新加坡的兩倍之多;但他們


不會告訴你,新加坡的住宅電價同時也是台 灣電價的兩倍,因為星國的供電以天然氣電 力為主。綠委還指控,連中國上海的空氣都 比台灣南部的新營、鳳山好,官員怎麼對得 起台灣人民?但試問,新營和鳳山是誰在執 政?又是誰在反核? 核四既已宣布封存,要重新將它從時空膠 囊中喚醒的機會,不會比白雪公主遇到真愛 王子的機率高多少。如果明白了這一點,台 灣民眾就不能不開始想想下一步要怎麼走: 替代能源何在?誰家農田要改種綠能作物? 新的電廠會不會蓋在我家後院?或者必須在 自家屋頂裝置太陽能發電板? 台灣非核的舒適期只剩三、四年,藍綠隨 便對峙個幾回合就耗掉了。今天,大家不要 覺得廿六攝氏度的電影院多麼難以忍受,而 須想到這是人們爭取廢核成功而必須共同承 擔的代價;在漫長的非核路上,這不過是台 灣必須走的一小步而已。